Home > Newsroom > 2015 > 0803(2)
“关爱长江源,共建更美好的世界” 福特汽车携手专家及媒体考察2014 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获奖项目 “长江源生态拯救行动”
03/08/15

2015年8月3日,中国青海

——2014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获奖项目“长江源生态拯救行动”考察之旅于上周六正式结束。7月27日,福特汽车代表张朗萱、严淑娴女士,福特汽车环保奖组委会代表及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张立评委,携手数位媒体代表组成评估考察小组,开展了为期6天的“长江源生态拯救行动”项目考察之旅。

本次活动为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组织的对获奖项目进行中期评估考察。通过实地考察,更为清晰地了解到获奖项目的最新进展,并针对项目在实施过程中的困惑,提供及时的反馈建议及支持。

坨坨河畔的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

沱沱河为长江正源,也是长江源头与青藏铁路的交汇点。它发源于唐古拉山脉主峰格拉丹冬西南侧姜根迪如雪山的冰川,全长约346公里,其海拔为4547米。2012年9月,在经过持续8年的长江源冰川、垃圾污染、生态人类学等调查基础后,绿色江河在此筹建了中国民间的第二个自然保护站——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,力求推动高原牧区垃圾收运和无害化处置,珍稀动物保护和生物多样性调查,以缓解和消除现代生活对草原和江河水源地的污染。

作为获奖项目“长江源生态拯救行动”的实施平台,保护站建筑面积约300平方米,装备了先进的发电、净水、污水处理设备及车辆、船只、野外考察设备,现拥有3名专职管理人员。

绿色江河会长、创办人杨欣被称为“长江漂流第一人”,曾多次参与及组织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,漂流过全程6300千米的长江。1995年,杨欣启动了“保护长江源,爱我大自然“活动,两年后通过义卖自己所著《长江魂》一书筹款,与40多位志愿者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建设了中国民间的第一座自然保护站——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。

从探险者到保护者,谈起自己近30年在长江源的经历,杨欣表示:“当年的长江漂流引发轰动,不是漂流本身,而是因为太多人死去,我们还活着,就成了英雄……长江漂流奠定了我从事长江源考察和保护的基础。”

自2003年起,杨欣组织相关领域的专家进行了持续6年的 “长江源冰川及气候变化监测”、“长江源生态人类学调查”及持续8年的“长江源垃圾分布及其污染调查”。2012年,经过146名志愿者的共同努力,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成为了“垃圾换物品”、“清洁青藏线”、“请让我飞——斑头雁守护与调查”、“烟瘴挂寻踪——通天河生物多样性调查”等子项目的实施基地。

了解各子项目的进展后,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张立评委评价道:“环保项目需要收集到科学的监测数据,进行扎实的长期调查,这是绿色江河已有的优势领域。由于三江源地域的特殊性,很多科学家无法长期在此深入调查。绿色江河能与这些专家达成有效的科考合作,推动了当地政府及整个社会对本地生态环境的关注。”

谈到绿色江河下一步的发展,杨欣希望在促进长江水源地生态环境得到持久性保护的同时,能使当地的生态资源得到永续利用,“绿色江河将完成开发志愿者招募、管理机制,继续帮助当地牧民探索可替代生计的发展模式,并将保护站的模式和成果推广到更多的地区”。

绿色江河志愿者:“一日绿色江河,终生绿色江河”

绿色江河采用“志愿者负责制”的管理机制,每个项目的开展都需要大量志愿者的付出及支持。在长江源水生态保护站,绿色江河每半个月招募1-2名驻站志愿者,志愿时期为1个月。招募流程相对严格,合格者需要全程通过初选、面试、体检三个环节。

北京语言大学老师肖立是绿色江河的资深志愿者,担任北京站志愿者面试官已有18年。肖立向评估小组介绍道,高原地区的生存环境较为严酷,可谓是“疾病的放大器”。除了认同绿色江河的理念,有户外经验、技术或专业背景符合具体项目需求的志愿者则会被优先考虑。

深圳市政咨询中心副总工程师、保护站工程监理熊杨是深圳站的志愿者面试官。提到筛选标准,他补充道:“我们鼓励志愿者携带自己的想法和项目,拿出生命中的一个月,来这里实现自己的梦想。通常志愿者在保护站的第一周是适应期,第二周起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。”

保护站聚集了各类背景的志愿者,他们有的是环保NGO代表,有的是媒体记者,有的是事业有成的职场人,有的是慕名而来的学生.....在这里,他们有的创造出“长江一号”咖啡馆,有的绘制出了纪念品标示和“开花”的废旧轮胎,有的以自己的专业技能完成站内工程。

保护站志愿者管理员刘希丹曾多次制作站内纪念品勋章,她说道:“绿色江河激发了我对绘画的热情和自信心。绿色江河拥有付出型的志愿者,而不仅仅是参与活动的。我们同吃同住一个月,互相影响彼此,这是一种非常具有凝聚力的感情。”

保护站荣誉站长寒梅是志愿者们都离不开的藏族大夫,也是格尔木著名的高原病专家,不但汉语流利,西医藏医也都精通。寒大夫是保护站年龄最大的资深志愿者,而每位志愿者的成长故事也令寒大夫深深感动。她讲到,以往藏族人民并没有环境保护的需要,也没有这样的意识。经济发展后,大量工业产品迅速被青藏地区的居民接受,但所产生的垃圾也逐渐在草原上泛滥。绿色江河的志愿者们做了大量的环保宣讲工作,帮助藏族人民提高环保意识,很好地激励了当地牧民、军官和政府单位共同保护这片藏民赖以生存的地方。

志愿者的一天:垃圾换食品、班德山生物多样性调查

以保护站为基地,绿色江河运用“分散收集、长途运输、集中处置”的模式,组织当地居民、志愿者及游客收集和运输草原的垃圾。除了每天日常的打扫卫生外,志愿者们需要对不能降解的垃圾进行分类和打包,并向路过的游客介绍绿色江河的环保理念,通过一些愿意运送垃圾的游客车辆送出保护区。

在保护站,垃圾通常会被分为五类:一般塑料垃圾、玻璃、易拉罐、塑料瓶和纸质垃圾。杨欣介绍道:“我们想通过这个保护站的建立,影响当地人包括牧民,让他们知晓垃圾对人身体有害。他们收集垃圾以后,把垃圾带回到保护站,你带来10个矿泉水瓶子,我给你3瓶矿泉水,你带来10节废电池我给你5节新电池,采用垃圾换食品的形式,把垃圾变成资源,鼓励牧民把垃圾带到保护站来。”

保护站志愿者管理员刘希丹说“牧民带过来的垃圾绝大部分都是塑料瓶、易拉罐和玻璃瓶,1个月我们最多收到过2万9千个瓶子。送来的垃圾统一换算成矿泉水瓶的数量,然后按一个一毛钱计算出总金额。志愿者会带牧民去商店,让他们挑选自己需要的生活物品,由保护站来结帐。”

分拣后的垃圾将由志愿者们消毒打包,借助青藏线上的空返车辆,再运到格尔木指定处置点回收处理。目前绿色江河的垃圾处置模式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关注,正在进一步推广到青藏线的沿路地区,以建立起垃圾收运体系。

2012年起,绿色江河通过“斑头雁守护行动”等项目的实施,逐渐查清长江源生物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的本底。志愿者定期驻扎在班德山巡护和监测,动员当地牧民加入野保行列。在镇党委、镇政府的支持和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的帮助下,闹日巴牧委会正式成立了“野生动物巡护队”。

“绿色江河来到这里保护环境,这是有利于千秋万代的事情。”80多岁的藏族老奶奶用藏语说。

当地牧民向保护站反映班德山一带曾出现雪豹的身影,为调查核实,绿色江河利用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的奖金,在班德山上架设了红外监测设备,为科学研究提供第一手资料。

杨欣介绍道,今年绿色江河的志愿者首次采集到清晰的雪豹活动图片和视频,这也是长江源头地区首次拍摄到活体雪豹。雪豹属于濒危物种,由于其常在雪线附近和雪地间活动,故得名,因其外形优美,又有“最美猫科动物”之称。目前全球仅存4500至7500只,主要分布在中亚高山地带,是世界上最高海拔的显著象征,被人们称为“健康山地生态系统的指示器”。在我国,雪豹的数量少于大熊猫,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

野外资料采集的工作异常辛苦,高原缺氧也给评估小组及志愿者们带来了很多的考验。“这是我被邀请参加的最艰苦的一次企业组织活动,”悦游杂志专题总监方圆女士说:“但无疑也是最有意义,最印象深刻的一次!”

十五年携手相持,助力民间环保的全面发展

作为福特“更美好的世界”公益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,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自2000年首次进入中国,始终致力于引导和鼓励民间环保力量的发展,是国内最早由企业发起和组织的环保类评选活动。十五年来,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累计资助354个优秀环保团体及个人,授予奖金1,810万人民币。

福特汽车代表张朗萱表示,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特别注重“授人以渔”的理念,“评奖不是一次性发完奖金就结束了,我们更关注的是如何让这些环保项目走得更远。”目前中国的民间NGO生存仍面临“窘境”,除了资金需求之外,组织自身的能力也是很大的短板。“因此‘福特汽车环保奖’在给予环保NGO资金支持之外,也在持续探索和尝试助力其成长和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。”

2015年,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奖金总额为人民币200万元,设有“自然环境保护—先锋奖”、“自然环境保护—传播奖”、“社区实践奖”三类奖项,并采用全新的线上申请方式及奖项评审规则。年度主题定为“联合行动,共同治理”,以鼓励民间环保力量、企业、政府针对环保领域的同一议题,在同一目标下实现跨界合作。此外,福特汽车还为草根环保NGO们带来了全面升级的Level Up! 绿色晋级计划,包含“环保社创训练营”、“环保公益项目与机构孵化”、“项目管理与创新培训”、“O2O学习网络”及“导师计划”,为处于相应阶段的环保NGO提供有针对性、目标明确的能力建设支持与服务,旨在提升草根环保组织的软实力。

本次评估考察活动结束后,福特汽车环保奖组委会将首次发布对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获奖项目的评估报告,向广大环保爱好者传递“长江源生态拯救行动”项目的独特价值及意义。

 

查看全部新闻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15年8月3日,中国青海

——2014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获奖项目“长江源生态拯救行动”考察之旅于上周六正式结束。7月27日,福特汽车代表张朗萱、严淑娴女士,福特汽车环保奖组委会代表及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张立评委,携手数位媒体代表组成评估考察小组,开展了为期6天的“长江源生态拯救行动”项目考察之旅。

本次活动为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组织的对获奖项目进行中期评估考察。通过实地考察,更为清晰地了解到获奖项目的最新进展,并针对项目在实施过程中的困惑,提供及时的反馈建议及支持。

坨坨河畔的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

沱沱河为长江正源,也是长江源头与青藏铁路的交汇点。它发源于唐古拉山脉主峰格拉丹冬西南侧姜根迪如雪山的冰川,全长约346公里,其海拔为4547米。2012年9月,在经过持续8年的长江源冰川、垃圾污染、生态人类学等调查基础后,绿色江河在此筹建了中国民间的第二个自然保护站——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,力求推动高原牧区垃圾收运和无害化处置,珍稀动物保护和生物多样性调查,以缓解和消除现代生活对草原和江河水源地的污染。

作为获奖项目“长江源生态拯救行动”的实施平台,保护站建筑面积约300平方米,装备了先进的发电、净水、污水处理设备及车辆、船只、野外考察设备,现拥有3名专职管理人员。

绿色江河会长、创办人杨欣被称为“长江漂流第一人”,曾多次参与及组织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,漂流过全程6300千米的长江。1995年,杨欣启动了“保护长江源,爱我大自然“活动,两年后通过义卖自己所著《长江魂》一书筹款,与40多位志愿者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建设了中国民间的第一座自然保护站——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。

从探险者到保护者,谈起自己近30年在长江源的经历,杨欣表示:“当年的长江漂流引发轰动,不是漂流本身,而是因为太多人死去,我们还活着,就成了英雄……长江漂流奠定了我从事长江源考察和保护的基础。”

自2003年起,杨欣组织相关领域的专家进行了持续6年的 “长江源冰川及气候变化监测”、“长江源生态人类学调查”及持续8年的“长江源垃圾分布及其污染调查”。2012年,经过146名志愿者的共同努力,长江源水生态环境保护站成为了“垃圾换物品”、“清洁青藏线”、“请让我飞——斑头雁守护与调查”、“烟瘴挂寻踪——通天河生物多样性调查”等子项目的实施基地。

了解各子项目的进展后,野生动物保护专家张立评委评价道:“环保项目需要收集到科学的监测数据,进行扎实的长期调查,这是绿色江河已有的优势领域。由于三江源地域的特殊性,很多科学家无法长期在此深入调查。绿色江河能与这些专家达成有效的科考合作,推动了当地政府及整个社会对本地生态环境的关注。”

谈到绿色江河下一步的发展,杨欣希望在促进长江水源地生态环境得到持久性保护的同时,能使当地的生态资源得到永续利用,“绿色江河将完成开发志愿者招募、管理机制,继续帮助当地牧民探索可替代生计的发展模式,并将保护站的模式和成果推广到更多的地区”。

绿色江河志愿者:“一日绿色江河,终生绿色江河”

绿色江河采用“志愿者负责制”的管理机制,每个项目的开展都需要大量志愿者的付出及支持。在长江源水生态保护站,绿色江河每半个月招募1-2名驻站志愿者,志愿时期为1个月。招募流程相对严格,合格者需要全程通过初选、面试、体检三个环节。

北京语言大学老师肖立是绿色江河的资深志愿者,担任北京站志愿者面试官已有18年。肖立向评估小组介绍道,高原地区的生存环境较为严酷,可谓是“疾病的放大器”。除了认同绿色江河的理念,有户外经验、技术或专业背景符合具体项目需求的志愿者则会被优先考虑。

深圳市政咨询中心副总工程师、保护站工程监理熊杨是深圳站的志愿者面试官。提到筛选标准,他补充道:“我们鼓励志愿者携带自己的想法和项目,拿出生命中的一个月,来这里实现自己的梦想。通常志愿者在保护站的第一周是适应期,第二周起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。”

保护站聚集了各类背景的志愿者,他们有的是环保NGO代表,有的是媒体记者,有的是事业有成的职场人,有的是慕名而来的学生.....在这里,他们有的创造出“长江一号”咖啡馆,有的绘制出了纪念品标示和“开花”的废旧轮胎,有的以自己的专业技能完成站内工程。

保护站志愿者管理员刘希丹曾多次制作站内纪念品勋章,她说道:“绿色江河激发了我对绘画的热情和自信心。绿色江河拥有付出型的志愿者,而不仅仅是参与活动的。我们同吃同住一个月,互相影响彼此,这是一种非常具有凝聚力的感情。”

保护站荣誉站长寒梅是志愿者们都离不开的藏族大夫,也是格尔木著名的高原病专家,不但汉语流利,西医藏医也都精通。寒大夫是保护站年龄最大的资深志愿者,而每位志愿者的成长故事也令寒大夫深深感动。她讲到,以往藏族人民并没有环境保护的需要,也没有这样的意识。经济发展后,大量工业产品迅速被青藏地区的居民接受,但所产生的垃圾也逐渐在草原上泛滥。绿色江河的志愿者们做了大量的环保宣讲工作,帮助藏族人民提高环保意识,很好地激励了当地牧民、军官和政府单位共同保护这片藏民赖以生存的地方。

志愿者的一天:垃圾换食品、班德山生物多样性调查

以保护站为基地,绿色江河运用“分散收集、长途运输、集中处置”的模式,组织当地居民、志愿者及游客收集和运输草原的垃圾。除了每天日常的打扫卫生外,志愿者们需要对不能降解的垃圾进行分类和打包,并向路过的游客介绍绿色江河的环保理念,通过一些愿意运送垃圾的游客车辆送出保护区。

在保护站,垃圾通常会被分为五类:一般塑料垃圾、玻璃、易拉罐、塑料瓶和纸质垃圾。杨欣介绍道:“我们想通过这个保护站的建立,影响当地人包括牧民,让他们知晓垃圾对人身体有害。他们收集垃圾以后,把垃圾带回到保护站,你带来10个矿泉水瓶子,我给你3瓶矿泉水,你带来10节废电池我给你5节新电池,采用垃圾换食品的形式,把垃圾变成资源,鼓励牧民把垃圾带到保护站来。”

保护站志愿者管理员刘希丹说“牧民带过来的垃圾绝大部分都是塑料瓶、易拉罐和玻璃瓶,1个月我们最多收到过2万9千个瓶子。送来的垃圾统一换算成矿泉水瓶的数量,然后按一个一毛钱计算出总金额。志愿者会带牧民去商店,让他们挑选自己需要的生活物品,由保护站来结帐。”

分拣后的垃圾将由志愿者们消毒打包,借助青藏线上的空返车辆,再运到格尔木指定处置点回收处理。目前绿色江河的垃圾处置模式得到了当地政府的关注,正在进一步推广到青藏线的沿路地区,以建立起垃圾收运体系。

2012年起,绿色江河通过“斑头雁守护行动”等项目的实施,逐渐查清长江源生物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的本底。志愿者定期驻扎在班德山巡护和监测,动员当地牧民加入野保行列。在镇党委、镇政府的支持和四川省绿色江河环境保护促进会的帮助下,闹日巴牧委会正式成立了“野生动物巡护队”。

“绿色江河来到这里保护环境,这是有利于千秋万代的事情。”80多岁的藏族老奶奶用藏语说。

当地牧民向保护站反映班德山一带曾出现雪豹的身影,为调查核实,绿色江河利用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的奖金,在班德山上架设了红外监测设备,为科学研究提供第一手资料。

杨欣介绍道,今年绿色江河的志愿者首次采集到清晰的雪豹活动图片和视频,这也是长江源头地区首次拍摄到活体雪豹。雪豹属于濒危物种,由于其常在雪线附近和雪地间活动,故得名,因其外形优美,又有“最美猫科动物”之称。目前全球仅存4500至7500只,主要分布在中亚高山地带,是世界上最高海拔的显著象征,被人们称为“健康山地生态系统的指示器”。在我国,雪豹的数量少于大熊猫,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

野外资料采集的工作异常辛苦,高原缺氧也给评估小组及志愿者们带来了很多的考验。“这是我被邀请参加的最艰苦的一次企业组织活动,”悦游杂志专题总监方圆女士说:“但无疑也是最有意义,最印象深刻的一次!”

十五年携手相持,助力民间环保的全面发展

作为福特“更美好的世界”公益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,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自2000年首次进入中国,始终致力于引导和鼓励民间环保力量的发展,是国内最早由企业发起和组织的环保类评选活动。十五年来,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累计资助354个优秀环保团体及个人,授予奖金1,810万人民币。

福特汽车代表张朗萱表示,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特别注重“授人以渔”的理念,“评奖不是一次性发完奖金就结束了,我们更关注的是如何让这些环保项目走得更远。”目前中国的民间NGO生存仍面临“窘境”,除了资金需求之外,组织自身的能力也是很大的短板。“因此‘福特汽车环保奖’在给予环保NGO资金支持之外,也在持续探索和尝试助力其成长和可持续发展的有效途径。”

2015年,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奖金总额为人民币200万元,设有“自然环境保护—先锋奖”、“自然环境保护—传播奖”、“社区实践奖”三类奖项,并采用全新的线上申请方式及奖项评审规则。年度主题定为“联合行动,共同治理”,以鼓励民间环保力量、企业、政府针对环保领域的同一议题,在同一目标下实现跨界合作。此外,福特汽车还为草根环保NGO们带来了全面升级的Level Up! 绿色晋级计划,包含“环保社创训练营”、“环保公益项目与机构孵化”、“项目管理与创新培训”、“O2O学习网络”及“导师计划”,为处于相应阶段的环保NGO提供有针对性、目标明确的能力建设支持与服务,旨在提升草根环保组织的软实力。

本次评估考察活动结束后,福特汽车环保奖组委会将首次发布对“福特汽车环保奖”获奖项目的评估报告,向广大环保爱好者传递“长江源生态拯救行动”项目的独特价值及意义。

 

查看全部新闻